• <ruby id="khymy"></ruby>
    <rp id="khymy"></rp>
      <rp id="khymy"></rp>

    1. 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第921章:陰法刺符

      本章節來自于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http://www.cw626.com/145/145008/
          看到魔杖仔細端詳佛牌的模樣,再看看他這身打扮,白襯衫又破又臟,上面滿是紅油漆和水漬,肩膀上還掛有菜葉,額頭和臉上的紅油漆還有血跡,他剛才只是用手隨便抹了抹,活像軍隊的野外偽裝。我心想,雖然是馮總介紹的,但這人并不能算是馮總真正意義上的朋友,無非就是在晚宴上相識,拿過馮總的名片,他認識馮總,但馮總不認識他,或者說也不太想認識他。既然非親非故,也沒交情,那我也就不用有什么顧慮。

          于是,我對他說:“要想效果最好,可以做那種陰法刺符。魔杖連忙問什么叫陰法刺符,我告訴他就是用藥水將某種經文和圖案紋刺在后背位置,在紋刺的同時以經咒加持,完成后就像個紋身,但等于把佛牌24小時都戴在身上,不用擔心損壞、丟失和遺落。”

          “這樣啊……”魔杖想了想,可是我要經常做行為藝術的表演和展示,身上要是有紋刺,會大大地影響效果。我說也是,那只能選擇佛牌了,剛才我跟你說的這三種都可以,價格均不超過四千五百元,還是很公道的,最主要的是這店里沒有假牌和商業牌。

          魔杖卻對我剛才說的陰法刺符很感興趣,讓我提供資料看看。我打開柜臺里的收銀電腦,上網進入我自己的qq空間,相冊中都是佛牌和供奉物的圖片,兩三年陸續上傳,到現在共攢了有近千張之多。好不容易找到幾張陰法刺符的,是阿贊蓬和魯士維打作的,一個陰法一個正統五條經。我又給魔杖講了陰法刺符和正統佛法五條經的區別,讓魔杖自己好好考慮。前者用的是陰法,多少有些禁忌,但效果更好;后者是正統佛法,禁忌極少,但效果因人而異,有的快有的慢,有的好有的沒。但價格也比佛牌高,或者你去泰國,或者將阿贊師傅從泰國請到北京,收費分別是一萬和兩萬人民幣。

          “好吧,我回去考慮考慮。”魔杖思忖著。

          又在休息區坐了一會兒,馮總提出要請我們倆去吃飯,我以為魔杖會同意,但沒想到被他拒絕,說要回去好好反思今天的行為藝術,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了。我說:“肯定是成功了啊,那么多圍觀的人都忘記法律忘記人性,多深刻的例子。”

          魔杖搖搖頭:“可就怕那些動過手的人回家后該吃吃、該喝喝,就當什么也沒發生,精神完全麻木了。”馮總說那也沒辦法,你一個人的力量改變不了這個社會的現狀,除非你能上電視綜藝節目,或者來個現場直播。

          “我行嗎?”魔杖眼睛放光。

          馮總連忙笑著說:“我只是假設,開個玩笑而已。”魔杖不太高興,轉身走了,也沒跟我倆打什么招呼。看來,這些搞先鋒藝術的人都不拘小節,我和馮總也沒在意。只是小馮非常生氣,目送著魔杖招手坐進出租車,還沒開出去,就聽到出租車司機那憤怒的聲音。不用問,魔杖這一身紅油漆全都蹭在座墊上了,哪個司機愿意?

          雙方爭執起來,我剛要出去勸架,馮總過來把我拽住:“別管,璐璐,快把店門關上。”小馮說還有二十分鐘才閉店,馮總讓他現在就關,雖然小馮沒明白什么意思,但還是手腳麻利地按動店門旁邊墻壁上的電動卷閘門開關,卷閘門緩緩下澆,她又用鋼鏈鎖把店門鎖好。

          我們三人走出側門,在客廳的圓桌中坐下,小馮關上側門,馮總讓她給我們泡上新茶。我問馮總:“是不是怕魔杖先生來找我們借錢?”

          “是啊,還是田老板聰明,”馮總說:“這人搞了小十年的“先鋒藝術”事業,沒任何收入,家里也不是富戶,肯定比較窮,要是司機非讓他賠錢,他又跑不掉,少說也得賠出去千八百塊。如果他掏不出這個錢,就有可能會朝我來借,我又不好意思見死不救,但這錢什么時候能還,還是個未知數。”我和小馮這才明白。

          “他這么窮,田哥給他介紹的佛牌都得四五千,他哪付得起貨款?”小馮邊燒水邊問。

          馮總讓她小點兒聲,以防止我們的談話聲被前來借錢的魔杖聽到,笑著說:“人總有潛力,那魔怔現在也許怎么都拿不出賠司機的錢,但要真想招財和出名,別說四五千,四五萬也能弄到。”

          我問:“你剛才說什么,那魔怔?”

          馮總說:“他本姓那,藝名叫做魔怔,很多人都把他叫那魔怔,也就是那個精神病的意思。”我笑起來,難怪馮總將“那魔怔”中的“那”字發音讀成“內”,是是京津河北的發音習慣,也就是“那個”的意思。別說,用在魔杖先生身上還真貼切。

          小馮卻仍然哭喪著臉,看來,這幾天光處理店內地面磚和椅背的紅油漆,就夠她喝一壺的。我問馮總為什么會這么討厭魔杖先生,恐怕不是因為他搞行為藝術吧。馮總說:“當然不是,無論搞哪種藝術,只要不傷天害理就是好事,我對藝術家也沒偏見,只是這位魔杖先生實在討人厭。”

          他告訴我們,上個月魔杖給他打電話,就說想請佛牌。馮總那時正在化妝品公司開會,就讓他有空到佛牌店去坐,里面有他侄女當店長,可以為他做講解。但魔杖非說馮總更專業,想現在就過去找他聊。馮總做生意喜歡和氣生財,就沒拒絕,把公司地址告訴他,讓他在公司樓下等著。過了半個多小時,有秘書推門進來,對總經理說公司樓下有個男的,脖子上掛著大木牌,上面寫著馮副總的名字,很不雅觀。 (梨樹文學http://www.cw626.com)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鬼店主田七的小說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最新章節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全文閱讀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5200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鬼店主田七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梨樹文學
      操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