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vbze2"><object id="vbze2"></object></button>

<rp id="vbze2"><acronym id="vbze2"></acronym></rp>
    <dd id="vbze2"></dd><li id="vbze2"></li>

  1. 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文騷 第865章 史詩級砍價(二合一)

    本章節來自于 文騷 http://www.cw626.com/143/143037/
        潁王總算反應過來,原來這就是那首歌啊。

        封九幽繼續清唱道,“我哪一塊肉有義務聽你講,你好好想想!”

        潁王忙不迭地點頭,這歌有意思,感覺就像兩口子對話似的。

        “有沒有請我吃過牛肉羊肉火腿香腸或雞鴨鵝螃蟹龍蝦鮑魚魚翅熊掌,有沒有請我吃過燒烤火鍋和麻辣燙或者混沌湯圓米線酸辣粉串串香……”

        被她這么一唱,潁王甚至覺得有點餓了,而且他感覺老婆好像還在吸溜口水。

        接下來的歌詞基本就是美食串燒了,什么龍蝦鮑魚魚翅熊掌,什么松鼠桂魚糖醋里脊干鍋肥腸,還有夫妻肺片小蔥豆腐黃瓜蘸醬!

        看來封寒說的沒錯,這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報菜名嘛!

        一曲終了,潁王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我再也不說你胖了,你一點都不胖,今天咱們加餐吧!”

        “我要吃干鍋肥腸!”

        “聽你的!”潁王忙道,“那我現在就讓老蘇帶著他女婿滾蛋?”

        “人家幫我寫了歌,又是本家,怎么也得見一面啊!”封九幽從床上蹦了下來,“剛才我大吼大叫是不是特別失禮啊?”

        “哪有,你那是真性情!”潁王的小馬屁打得非常熟練。

        ~

        封寒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九娘娘,這也不胖啊,反而很苗條瘦小,就是臉蛋微圓,反倒顯得皮膚緊致,年齡很小。

        再看她的頭發,是白色的,卻不是正常的老年白發,倒像是染得,額,nainai灰!好像是這么叫的吧。

        雖然都是白,但九娘娘的白發顯得更加時尚,依然有減齡的效果。

        所以最終她給人的感覺也就是五十多歲的樣子。

        封寒跟九娘娘施禮后,封九幽笑呵呵地把他扶起來,“你就是封寒吧,歌寫的不錯,寫到我心坎里了。”

        “也是巧了,那也是我的心里話。”封寒人帥嘴甜道。

        “老家哪里的啊?”封九幽又問。

        “長安龍櫻古城的。”

        “龍櫻古城,姓封的~”封九幽喃喃道,“那咱們百年前估計還是一家呢,我祖籍也是龍櫻的。”

        封寒不禁想,這位九娘娘莫非也是前朝太子一脈的?

        那她會不會知道什么呢?

        不過應該不會吧,如果知道了,還肯嫁給姓藍的,怎么看都是女頻言情小說里的劇情啊。

        容不得封寒多想,封九幽嘆道,“這么好的孩子,我怎么就沒個女兒孫女呢!”

        蘇鳴鶴呵呵笑道,“你羨慕我和宋閣老,殊不知我們簡直恨得牙根疼,精心呵護長大的寶貝疙瘩就讓他一個人包圓了!”

        “我看你挺樂在其中的啊,”潁王在背后戳刀,“這不還陪女婿上門找我幫忙了嗎。”

        九娘娘忙問,“什么忙啊,他辦不了的我可以幫忙。”

        封寒如實道,“如今家里人口多,下一代馬上也要生了,而且有貓有狗,所以想買個大房子,聽說恭王打算賣恭王府,我是比較意動的,就是太貴!我手上的錢不太到位~”

        九娘娘立即道:“別聽藍祖旺那個王八羔子的,他就是想著最后撈一把大的,把祖產都敗光拉倒,漫天要價而已,還十五億,我看十億他就會出手的,對了,你有多少啊?”

        封寒伸出一只手掌。

        九娘娘硬是把他的手掌翻了過來,并用疑問的眼神看他。

        封寒搖搖頭,又翻了回來,“就五億~”

        見九娘娘都犯難了,潁王笑道,“沒事,五億就五億,先談著,如果最后還是差點,老宋老蘇能不幫忙嗎。”

        蘇鳴鶴撇撇嘴,“我可沒宋家家大業大~”

        潁王如此信心十足,讓封寒也看到了曙光,“那要不我們現在就去恭王府拜訪?”

        蘇鳴鶴搖搖頭,“拜訪是該拜訪,不過你弄反了,當然是恭王來拜訪潁王啊。”

        潁王笑道:“被你那首歌鬧得,現在我和王妃都餓了,她還鬧著要吃干鍋肥腸,我吩咐廚子先把午飯做出來,邊吃邊等。”

        隨即潁王打了個電話,說是有買家,讓他過來聊聊。

        而九娘娘則在問封寒那首歌叫什么。

        歌名原本叫《舌尖上的胖胖》,是前世封寒聽過的一首小有名氣的網絡歌曲。

        不過見九娘娘比較抵觸被說胖,便笑道,“歌名叫《干吃不胖》。”

        九娘娘頓時喜笑顏開,“這首歌真不錯,就算送給我了唄,抽空我錄制好了發到網上。”

        “好的啊,娘娘您的嗓子一聽就不簡單。”

        “那是,以前我可是唱歌劇的,唱流行歌曲都大材小用了……”

        封寒封九幽兩個相差五十多歲的人聊得很開心,而且仿佛沒什么代溝,封九幽對年輕人喜歡的事物如數家珍,連《生僻字》都有所了解,前兩天還讓潁王幫她標注拼音呢。

        顯然,歲月并沒有在她的心智上留下太多痕跡。

        這或許就是因為她被潁王保護的太好了,所以才能保留著曾經的童真吧。

        封寒有點羨慕,希望將來他的幾個老太婆也能如此~

        不到半小時,就聽到門房通稟恭王來了,程序上確實比蘇鳴鶴串門要繁瑣一些。

        恭王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了一個王妃,應該不是正妃,看著能當他女兒了。

        恭王名叫藍祖旺,近四十歲的年紀,微胖,個頭不高,讓封寒想起了寢室的印小禎。

        巧的是,恭王的女人身高修長,起碼在一米七以上,而且還穿著十幾厘米的高跟鞋,看上去比恭王高了一個頭,這應該也是恭王的愛好,好登山。

        這點跟印小禎更像了!

        ~

        “啊嚏!”印小禎趴在桌上,不知道誰在念叨自己。

        他抬頭看了看屏幕上《生僻字》的下載量,已經超過10萬了!

        雖然只能算是封寒作品中銷售最低的,但也足以讓他欣喜若狂了,接下來幾年的學費有著落了!

        正想著下個月錢到手后要怎么瀟灑,手機響了,竟然是魯芝莘的!

        “喂,師姐,什么事?”

        “傷養好了嗎?”魯芝莘問。

        “咳咳!”想到魯芝莘的手勁兒,印小禎裝虛弱道,“好了一半了吧,你是不是想收回那兩拳啊?”

        “是這樣的,我爸爸新開了一家足療店,想找明星商演,唱唱歌什么的,后來一打聽,價格都比較貴,我就想到你了。

        你現在也算小有名氣的網絡歌手嘛,生僻字挺火的,而且你唱的滄海一聲笑也挺有特色,有種病痛纏身不得不退出江湖的感覺,估計可以撐撐場面,放心,勞務費雖然不能跟明星比,可也絕對不少,視效果而定,沒準我爸還能給你一個大紅包呢。”

        “哎呀,什么紅包不紅包的,你能想到我,我能幫到叔叔,那是我的榮幸的!”印小禎樂的眉開眼笑,突然,“對了,你說你爸新開了個什么店?”

        “足療店啊~”

        ……

        恭王不僅是個敗家子,性格也很桀驁,進門后對伯父潁王行禮很是敷衍,而且在長輩面前跟妃子卿卿我我的,很沒規矩。

        即便面對封寒這位金主,他也沒有表現出應有的尊重,而且顯得自己特別沒有見識。

        “先皇立的規矩,想買我那套宅子,必須是伯爵以上,你家老子是哪位啊?”恭王鼻孔朝天道。

        “他家老子是我,我是沒資格,不過他有!”蘇鳴鶴哼道。

        封寒覺得恭王這個頭銜實在不適合眼前的藍祖旺,估計也是破罐子破摔,從小就沒學好規矩,也難怪鼎康帝不想跟他做鄰居。

        恭王開動了一下腦筋,想不出這是怎么回事兒,然后看了一下身邊的長腿妃子,那妃子在他耳邊嘀咕了幾聲。

        恭王這才道:“哦,原來是蘇老先生的賢婿啊,久仰久仰,你叫什么來著?”

        “封寒。”

        封寒?沒聽說過,不過“封”,他看了一眼封九幽。

        九娘娘道:“你可以把他當成我本家親戚,是不是該便宜點。”

        沒想到九娘娘在恭王眼里很有威懾力,藍祖旺縮了縮脖子,“看在伯父伯母的面子上,12億龍鈔好了,不過我要全款,別跟我玩貸款,麻辣個巴子的皇家銀行,十個億都不貸給我!”

        潁王一把將碗筷摔在桌子上,肥腸都上天了,“你tm罵誰麻辣個巴子的!”

        藍祖旺蹭的站起來,“我又沒罵你!”語氣已經有些示弱了。

        “皇家銀行是我們藍家基業,你們每年的分紅都是靠皇家銀行發放,是你自己敗光了,你怨得著誰!啊!

        皇家銀行乃當年文定爺親自建立,親自提匾的,你竟然敢罵皇家銀行,你信不信我叫你五叔過來,帶你去宗人府走一圈!”

        “十億!十億行了吧!”聽到宗人府,恭王頓時慫了。

        潁王立即坐了下來,加了塊肥腸,吹去熱氣,仿佛什么都沒發生。

        桌子下,九娘娘對潁王挑了挑大拇指。

        潁王還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是幫著外人坑自己侄子,只是這侄子太不是個東西,如果他表現地溫良恭儉一些,自己也至于這樣。

        恭王看了看自己的愛妃,也明白過來,自己是被伯父坑了,這人雖然行為不端,但說出去的話倒是認。

        “行行行,十億就十億,快點給錢吧!”反正他原來的預期也就是十億。

        蘇鳴鶴看向封寒,這十億他也拿不出來啊。

        封寒笑笑:“王爺,您的恭王府我還沒看過,這就讓我付錢,是不是急了點,也許那處宅子不能讓我滿意呢。”

        “呵,你可著京城找,除了皇上的皇宮,還有哪處宅子能跟我的恭王府比!”敗家子還很得意。

        蘇鳴鶴平靜道:“京溪園。”

        京溪園是京城首富冷衍在京城之西花費巨資打造的豪華住宅,據說規格只略遜皇宮。

        沒人見過,也沒有照片流出,因為京溪園周圍的土地都是冷衍的,外人根本無法靠近京溪園,只有通過衛星可以看到一個大概輪廓。

        恭王被噎了一下,眨巴著眼睛,“誰說郊區了,鄉巴佬而已,我不稀得跟他比,我說的是京城核心地段,誰能跟我恭王府比!”

        “元帥府。”蘇鳴鶴淡然道。

        元帥府,就是藍荊苓外公家,之前是皇宮的一部分,后來因為鬧鬼,被皇宮隔了出去。

        幾十年前寧大元帥建府,本著廢物利用節約資源的心思,要了那處宅子,之后再也沒有鬧鬼傳聞,世人皆稱寧大帥氣煞鬼神,人鬼莫敢近。

        當時的鄉村比較愚昧,還有人把元帥畫像貼在門上鎮邪呢。

        藍祖旺抽了抽嘴角,“那可是陰宅,別拿來跟我的恭王府比,想想都覺得雞皮疙瘩直掉,蘇老,你別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十億,一個子都不能少,鹿,鹿鼎伯是吧,什么時候看宅子,我給你打掃打掃~”

        明天就要上課了,不過上午只有黃傳睿的課,請假不是問題。

        “明天上午怎么樣。”

        “可以!”說完藍祖旺就帶著妃子走了。

        而封寒也準備離開,走前對潁王和九娘娘千恩萬謝,如果不是他們的面子,五個億不是那么容易砍下來的。

        “那十億你也買不起啊?”九娘娘還挺為封寒擔心的。

        封寒淡定笑道:“明天看房子的時候,我就說他地面不干凈,房子太老,安全隱患太多,砍價唄,爭取把價格控制在5億,對了,王爺,您知道他欠了多少賭債嗎?”

        這個對他觸摸到藍祖旺的底線很重要。

        然而潁王搖搖頭,“這個我還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原本想貸款10億,皇家銀行拒絕了。”

        封寒覺得應該沒十億那么多,他肯定預留了幾個億打算將來吃喝玩樂。

        ~

        封寒本來是打算回四合院那邊的,不過中間接了個電話,是吳光景打來的,說是那個團伙已經被抓到了,錢追回來八千,現在就給封寒把餐費打過去。

        封寒笑道:“不急,社長不好意思啊,這兩天有點私事在忙,本來說好討論毛騙的事的。”

        吳光景:“沒關系,那明天你能回學校吧。”

        封寒想了想,“我今晚回去吧,咱們碰一碰這個故事,明天我還是有事。”

        “好,那我現在就把人召集起來,大家都干勁十足呢!”

        封寒開車先回寢室,結果在寢室樓下看到一個久違的身影,高大,威武,粗糙。

        “泰山?”

        “封寒!”

        泰山夸張地沖過來,把封寒抱住。

        這一幕看得旁邊路過的行人興奮不已,兩條大漢,厲害厲害!

        ps:這可是兩章的量~還有一大章 (梨樹文學http://www.cw626.com)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泥白佛的小說文騷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文騷最新章節文騷全文閱讀文騷5200文騷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泥白佛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梨樹文學
    操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