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by id="khymy"></ruby>
    <rp id="khymy"></rp>
      <rp id="khymy"></rp>

    1. 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洪荒之妖皇逆天 第1035章:智慧碾壓!禍害一家!

      本章節來自于 洪荒之妖皇逆天 http://www.cw626.com/142/142133/
          魔淵!

          “我等拜見魔祖(前輩)。”

          一眾二十一個圣人,外加兩個等待開天證道的魔君,齊齊拜見羅睺。

          羅睺似乎知道他們要來,沒有表現出驚訝。

          這般態度,讓**、冥河三人松了口氣,果然是魔祖,可能已經預料到了。

          自出現二十二個準備開天證道的,還需要排隊之后,可能魔祖就已經推算到了。

          洪荒已不是圣人無敵的時代,現如今是無極圣人無敵的時代。

          此刻的無極圣人,就如最開始的七圣一樣,他們才是最頂尖的戰力。

          這一幕,不得不說讓很多有點唏噓!

          尤其是圣人們,好不容易成就了圣人,成了洪荒最強的存在。

          可轉眼圣人沒風光多久,已經到了圣人是第二層次的時代了。

          “你等所為何來我很清楚,本祖和你等小輩也無需客套了,本祖答應了。”羅睺語出驚人。

          果然如他說的不客氣,他答應了,甚至沒問他們來干嘛。

          這就是智慧的體現,如此的淋漓盡致。

          又道:“當然,你們也不用擔憂,到了本祖這樣的層次,對于統治多少屬下已經沒必要,何況,就是你等加起來都不是本祖一手之敵,因此你等放心,洪荒利益為先,本祖作為你等靠山,為你們賺取利益和保證,你等給本祖提供獲取功勞的助力,合則兩利。”

          這話說完,除了**和鯤鵬、冥河外,其他的十分汗顏。

          不得不說智慧的差距很大,魔祖也看到了現狀,和鯤鵬說的一樣。

          甚至提前對他們說:不會統治他們,只是名義上的領導。

          這番話,其實魔祖可以不說的,但魔祖說了,這就避免了尷尬,也避免了今后雙方的試探。

          起碼**難以開口說:老祖你只是我們名義上的靠山,不是我們的統領。

          要是說了,兩者的關系可能從合作開始,就處于相互防備狀態。

          而魔祖自己說了,這就化解了尷尬,也沒必要來相互試探消耗精力。

          “我等拜謝魔祖。”眾人叩首道。

          算是皆大歡喜,魔道都沒想到,這么輕松就達到了目的。

          現在來說,算是和魔祖一體了,魔祖成了魔道的門面和靠山。

          而羅睺,也開始展現自己的智慧,問道:“除了本祖這里,你們還有別的準備嗎?”

          “這?”**一怔,“老祖,您的意思我們不懂。”

          “愚蠢,我是說除了本祖成為魔道靠山,你們還想過別的嗎?”

          “別的?”鯤鵬都愣了!

          有了魔祖無極金仙,還要別的嗎?

          “哎!你等怎么還是這般不長進,愚蠢至極!我問你,你們可想到正道的手段,以及自由者陣營的手段?”羅睺教育道。

          “老祖,我們想到了。正道必然會請道祖出山,而自由者也會不遺余力的找揚眉前輩。或許,或許其他散修以及中等勢力等,會聯合起來找將臣前輩。”**回答道。

          “呵呵,還算有點智慧,不過大錯特錯。”羅睺道:“你們只想到了我們四個老家伙一人加入一個陣營,這沒錯,說不定會達成。但是你們忘了,我們四個老家伙也有親近疏遠,鴻鈞老東西向來和揚眉更親近,你們難道想不到,鴻鈞和揚眉聯合起來打壓本祖?”

          “嘶”

          眾圣蒙了,還真沒想到這一點。

          要不是魔祖說,自己絕對會吃大虧。

          就是魔祖很強,可是對手是揚眉前輩和道祖啊,他們可不相信魔祖一個打兩個,那是道尊該干的事。

          “所以啊,去找將臣,放低姿態找將臣,讓他也成為魔道的靠山,這樣才能和自由者以及正道的博弈中,我魔道不至于落于下風。”

          “可是,可是,您,您?”**很不懂。

          “我怎么了?難道你以為本尊容不下將臣,或者說本祖擔心將臣搶我的風光?”

          “我等不敢。”**一陣緊張,但心里就是這么想的。

          “所以說你們有一定的智慧,但是太嫩了。洪荒利益為先,是越強越好,而不是得過且過。你們只請本祖就是得過且過,為何不讓別人無路可走?”

          又道:“管他散修和中等勢力,你們現在不需要謙虛的忍讓,而是把事情做絕了,讓他們無路可走,把將臣爭取來。……本祖用我這么多年的智慧告訴你們,就是你準備的再多,你再怎么強大,都不能保證絕對安全無憂,也做不到無敵,所以,還用我說嘛?”

          聽得眾圣一陣冷汗。

          果然是魔祖,真是厲害,真是絕啊!

          讓別人無路可走才是目的,要做就做的絕一點。

          不過,魔祖說的很對。

          要是揚眉前輩和鴻鈞前輩眉來眼去的,自己這一方只有魔祖一人不行的。

          看來還真要去請將臣前輩,讓自己這一方占據兩個無極尊位,這樣可能不成功,但是不至于一敗涂地。

          “可是,老祖,將臣,將臣前輩……”

          羅睺沒等他說完,就打斷了,道:

          “不要小看將臣的驕傲,你們不去求他,他更生氣。讓他去統治散修小勢力這些破瓜爛棗,依照他的驕傲他能答應才怪,反而和本祖聯合在他看來,這是和鴻鈞揚眉對立,這樣他才能感覺有挑戰和興趣,他會來的。”

          羅睺自信的笑道。

          對這些老東西他太明白了。

          魔道要是無視將臣不去請他,他絕對會生氣和你過不去,你去請他就是羅睺在,但將臣礙于驕傲也回來。

          因為他將臣從沒感覺羅睺比他強。

          何況!能和揚眉鴻鈞作對,這太對將臣的胃口了,他恨不得和揚眉鴻鈞做過一場。

          魔道**、鯤鵬聽聞后,發現請魔祖請對了。

          此前自己三人剛智慧碾壓了四個廢物,結果打臉來的真快,立馬被魔祖智慧碾壓了。

          這些老東西為什么強?是有原因的,不僅修為高還智慧高,不服都不行。

          “前輩,這般說來,只要是和您同輩的前輩,我們最好都去請一遍,來不來先不說,起碼先讓這些前輩看到我們的尊敬和努力?”冥河立馬舉一反三。

          “呵呵,冥河!”

          “晚輩在!”

          “不錯,不錯,你和鯤鵬小子,本祖一向很看好,果然不錯。怪不得太初這老東西也看好你們,很不錯。”羅睺滿意道。

          他也對冥河和鯤鵬很看好,這樣的屬下太好了,自己此前的屬下就沒幾個這么‘長心’的。

          “謝過前輩夸獎。”鯤鵬和冥河立馬恭敬道。

          “并非夸獎,你兩人的確不錯,就說鯤鵬,你之前世莫要以為,只有太初和他關系不錯,混鯤此前和本祖關系也很好,本祖和混鯤的關系不亞于太初,只是太初太虛偽,看上去光明正大的,假惺惺!”

          數落、詆毀太初,是羅睺的日常。

          就像這樣能報仇一樣。

          反正有機會他就這樣做,可以看得出經常被太初教訓,不是沒有原因的,嘴欠是個毛病。

          “是,是!”鯤鵬和冥河一陣冷汗。

          心說:前輩你夸人就夸人,別牽扯道尊啊,你們玩得起,我們玩不起啊!

          似乎看出了兩人的窘迫,羅睺道:“冥河說的對,第三、四海、因果、望舒、甚至揚眉和鴻鈞,你們都去請一遍,來不來先不說,給他們應有的尊敬和榮耀,這般他們看在你們會來事的情分上,就是今后對你們出手也不好意思,多少會留下點情面。”

          眾人聽完,心道:妙啊!

          拉下臉求人而已,雖說很不要面皮,但是要看是誰啊!

          揚眉、道祖、奸臣、第三等前輩,不要面皮也無損道心啊!

          必須請,還光明正大的去。

          “行了,既然都明白了就速速去吧,我想按照正道那幫小子的智慧,加鴻鈞和揚眉的指點,他們也會來拜訪本祖的,去吧。”

          “是!”

          “記住,第一個去將臣那里,這是最有把握的,其他的過場而已。”

          “是!”

          “去吧!”羅睺揮了揮手,讓他們去了。

          ……

          ……

          而在鴻鈞的玉京山,和羅睺這里一樣。

          正道圣人齊齊拜訪,請道祖出山,掌控正道龍頭的位置。

          鴻鈞是個不喜歡麻煩的人,但絕對是個求道之心堅若磐石的人。

          不喜歡麻煩是一點,但是為了求道為了今后洪荒壯大的功勞,他豈能不答應?

          和羅睺這里一樣,十分的痛快,此后立馬支招,讓他們全部拜訪一下。

          就如羅睺說的,擺出小輩姿態來,你們這些前輩還好意思對我這個小輩下狠手?

          正道眾圣也是醍醐灌頂,立馬開始行動。

          正道去了揚眉那里,而魔道來到了將臣落腳洪荒的深淵。

          深淵是此前將臣留下后手算計洪荒的,曾爆發了毀天滅地的大戰。

          后來這里戾氣太重,又太過地位特殊,沒人敢來此駐足。

          正好成了將臣的天然道場,在仙界地底的深處,還很安靜。

          經過多年的布置,此地已經被將臣改造成了福天洞地。

          各種靈脈多得是,都是將臣從洪荒很挪移來的,有的還是從無盡小世界中搶來的。

          此外,他是除了太初外,最不差本源的,因此這深淵本源充足,儼然成了一本源充足的福天洞地。

          ……

          有客人登門?不對,應該說有一幫小輩來拜訪。

          在深淵大殿里的將臣微微一笑。

          真被羅睺說對了,要是這幫小家伙不來,他真會生氣。

          看不起我將臣是不?

          好,你看不起我,我就不留手了,哪怕你們是小輩,但誰叫你們先不尊敬前輩的。

          總之……來了就好。

          不管是不是羅睺的支招,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態度。

          還有,將臣經過一番思考后,發現自己真不喜歡散修和小勢力組合的聯盟,如羅睺說的破瓜爛棗,統領他們干嘛?

          還不如和羅睺聯合,去和揚眉鴻鈞硬懟呢,有挑戰價值,也有意義。

          還有一點,若說羅睺是洪荒最大的禍亂和禍害。

          那將臣,絕對是洪荒最大的造反源泉,好幾次想推翻洪荒。

          看起來比羅睺還要兇狠,羅睺最大的夢想是掌控洪荒,他將臣可是想毀滅洪荒的。

          一個比一個可怕!

          但是,自從被太初幾次打擊教育的很慘后,外加看到了洪荒的未來,以及忘記了仇恨后,將臣明白了。

          造反是不可能成功的,有太初在,絕不可能成功。

          既然這樣,不如忘記仇恨加入吧。

          打又打不過,造反又不成功,既然這樣我加入你們,和你們一伙。

          有了這樣的想法,他活的自在多了。

          為何大費心思的建造道場洞府?不就是為了和鴻鈞、羅睺一樣,做個世外高人,過另一種生活嗎。

          而且,過了一段時間后,發現真不錯,舒坦啊!

          不用整天尋思著推翻洪荒而苦惱,不用時刻擔憂被太初找到揍一頓。

          這種沒了安全隱患以及放下后,他過的一天比一天自在。

          現在唯一還想要的,就是洪荒小輩的尊敬和敬仰。

          做個人人敬仰尊敬的世外高人,這是目前,將臣的最大追求。

          他其實很羨慕羅睺、揚眉兩人,因為兩人不管如何,依然有一幫小輩畢恭畢敬,這很美好。

          至于鴻鈞和太初,這就更羨慕了。不過他自認自己達不到,除非鴻鈞和太初死了,他接管太初的身份成為掌控者,然后無盡歲月的恩賜生靈,給他們庇護,可能只有這樣,無盡歲月后才能代替鴻鈞和太初。

          顯然,這不現實。

          能達到揚眉和羅睺那樣,被小部分人尊敬,他就很滿足了。

          盼著這樣的機會很久了,沒想到自從放棄推翻洪荒不做造反頭子后,運氣也好了。

          這不!一幫魔道小輩就來了。

          從這里看得出,太初真厲害,把羅睺這這個禍害改造成功了,也把最大的造反頭子將臣改造了。

          而改造的代價很廉價,不服揍一頓,還不服繼續揍一頓,一次一次的教育,就改造完成了。

          誰敢說這不是太初的功勞,看上去太初優哉游哉的,這里一棒子,哪里一榔頭的。但,就是叫他做出了很多的壯舉和成就。

          洪荒越來越好,而造反的越來越少。

          …………

          “吾等叩見將臣前輩!”

          “起來吧!”

          將臣一揮手,展現‘肌肉’般,輕松托起了二十一個圣人。

          “你們的來意我大體知曉,不過,在此之前我有件事要宣布,之后會昭告洪荒!”

          “這?”眾圣一陣蒙圈,您也明白了?

          怎么這么多老狐貍?

          你們這糟老頭子真壞,還叫不叫人活了?我們還沒說呢,你好歹配合一下也好啊。

          “本尊覺得,既然今后常駐洪荒,將臣之名就不用了,和過去來個斬斷,今后我恢復第一身份:輪回老祖!”

          “我等拜見輪回老祖!”

          這幫圣人怨恨歸怨恨,但是不傻。看將臣……,不對,看輪回改道號了,立馬贊同并拜見。

          甚至都想明白了改道號的原因。

          無非將臣這個道號禍害的洪荒不輕,為了洗白,打算改回輪回老祖。

          雖說‘輪回獸皇’這個名字,也把洪荒禍害的不輕,但是太久遠了,久遠的都忘記了。

          兩個都是‘禍害的名字’,對比后,輪回老祖這個名字的禍害程度要輕一點。

          魔道圣人一想就明白了,不過……!為何一道思緒隱隱散不了呢?

          “為何……?魔祖,禍害,災難的源泉;輪回老祖,造反頭子,禍害的源泉?這?為何我們的靠山都是禍害?”眾魔道圣人不禁想到。

          想到此,魔道二十一圣人感覺好尷尬。

          立身就不行啊,先天不足!

          怎么看自己這幫人,都不是個好東西。

          而且……

          “而且,貌似我們魔道就是禍害,我們每個人也是曾經的禍害!”魔道圣人募得一陣尷尬。

          果然啊!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都不是好東西。真香!

          好了,誰都別看不起誰,這命,貧道認了!

          ……

          ps:太冷了,零下十來度,沒有空調和暖氣,手腳冰涼,咸魚中…… (梨樹文學http://www.cw626.com)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清風扶醉月的小說洪荒之妖皇逆天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節洪荒之妖皇逆天全文閱讀洪荒之妖皇逆天5200洪荒之妖皇逆天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清風扶醉月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梨樹文學
      操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