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vbze2"><object id="vbze2"></object></button>

<rp id="vbze2"><acronym id="vbze2"></acronym></rp>
    <dd id="vbze2"></dd><li id="vbze2"></li>

  1. 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牧神記 第一二五八章 還原神通(第四更)

    本章節來自于 牧神記 http://www.cw626.com/141/141508/
        昊天尊氣息枯敗,躺在萬千絲線織就的羅網中央,一動不動。

        他的身體上空漂浮著一片玄妙的天地,不大,只有一兩丈方圓,那里有著一株道樹,道樹上開著道花結出道果,昊天尊的元神便是被困在其中,掙扎不休,但始終無法脫身。

        那是神識大羅天。

        神識大羅天并非是真正的神識大羅天,真正的神識大羅天在終極虛空,這座神識大羅天只是太帝利用自身的神識所化的神通。

        昊天尊的傷勢太重了,除了元神被封印之外,他還迫不得已把自己的一身道行都送出體外,借著自己的心魔來為自己治傷。

        他也的確聰明過人,倘若沒有樵夫圣人這樣的聰明人,無人能夠破他的封禁封印,找出他的真正藏身地。

        不過,盡管此刻他還在昏迷之中,但眾人依舊如臨大敵,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所有人都能感覺到,此刻盡管昊天尊的氣息枯敗,但他體內卻有一股精純的能量在緩緩匯聚!

        昊天尊的功法太奇妙,此刻竟然在自我重生,重生后的他,只怕會更加強大,更加可怕!

        與太帝一戰,讓他也得到了很大的好處!

        席天君聲音沙啞道:“進來的心魔牧天尊,都死在了這里……”

        他們向前看去,但見那一道道絲線上掛著一個個大繭子,每個繭子里都倒掛著一個心魔牧天尊。

        有不少心魔攻入這里,然而統統沒能殺掉昊天尊,反而變成了他的養料!

        過了許久,還是沒有人動彈。

        突然,只聽恢恢的笑聲傳來,煙云兮的驢子呂諍大魔王恢恢笑道:“昊天尊就在那里,就在那躺著,而且昏迷不醒,但竟然無人膽敢動手!嘿嘿,你們這些帝座境界的存在,也不過如此!三多哥,咱們上!”

        驢子撩蹄子,把背上的煙云兮踢了下去,猛地身軀一搖,肉身節節暴漲,化作一尊驢面人身肉身猙獰的妖魔,高聲道:“三多師哥,一起干翻昊天尊,羞死他們!小黑貓,你要不要也來?”

        黑虎神被他說得熱血沸騰,陡然人立起來,看向牛三多。

        牛三多站起身來,化作牛首人身的妖神,笑道:“難得有此機會,自然要立這個大功!”

        三人向前沖去,突然一根根絲線動了,穿插交錯,讓人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只能硬拼。

        牛三多和呂諍都大叫古怪,他們的神通或是神兵觸碰到這些絲線,只覺神通威力大損,神兵中的威能也被這些絲線抽了去。

        更為古怪的是,神兵粘到絲線便無法甩開。

        很快,他們的神兵便被纏滿了絲線,抽不出來,即便是他們身上,也很快粘到一根根絲線,漸漸身體不再靈便。

        黑虎神叫道:“我精通術數,可以施展傳送神通,你們到我身邊來!”

        牛三多和呂諍掙扎著拖著絲線來到他的身邊,黑虎神催動傳送神通,一道光芒閃過,三人消失。

        然而空中一道道絲線游動,飛速追去,竟然似乎知道他們傳送到何處。

        黑虎神帶著牛三多和呂諍出現在昊天尊的上空,剛剛浮現出身形,便見他們落入羅網之中。

        一道道絲線很快將他們纏得結結實實,頭下腳上倒掛起來。

        那些絲線竟然穿透他們的肌膚,扎根在他們的體內,汲取他們體內的能量。

        三人毛骨悚然,那些絲線竟然還穿入他們的神藏之中,他們的天宮之中,讓他們的神藏天宮都蒙上了一層層薄紗!

        甚至連他們的元神上也被蒙上一層薄紗!

        牛三多正要呼救,呂諍的求救聲已經傳來,昂昂的叫喚不停。

        牛三多和黑虎神又羞又愧,心道:“今后這頭驢子無論說的如何天花亂墜,也不能聽他的話了……”

        呂諍猶在叫著救命,而入口處的煙云兮、武斗天師和樵夫圣人等人卻面色凝重,沒有直接出手搭救。

        “就算是我進去,也難敵這種絲線,只要被粘在身上,進入神藏天宮,便無法擺脫。”

        武斗天師濯茶沉聲道:“這種道文絲線至柔,粘附在身上便無法甩脫。砍柴的,我估計席天君和赤帝也拿不出什么解決辦法,你有什么手段沒?”

        赤帝齊暇瑜聞言,道:“用天火可以嗎?”

        樵夫圣人笑道:“赤帝可以一試。”

        赤帝齊暇瑜手掌一翻,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縷天火,拋入那些絲線之中,很快那塊天火晶體被纏成小粽子,與心魔牧天尊和呂諍、牛三多等人一起,被掛了起來。

        齊暇瑜瞪大眼睛,不再說話。

        席天君客客氣氣道:“聞道兄,你一向有主意,還是你來想個對策罷。”

        樵夫圣人搖頭道:“我也破不了昊天尊的布置。”

        席天君聞言,露出笑容便打算殺人,殺不了昊天尊,那就幫昊天尊干掉這些來除掉他的人,這樣也是一筆大功勞!

        “不過……”

        樵夫圣人話鋒一轉,席天君連忙按捺下殺氣,樵夫圣人繼續道:“我破不了昊天尊的布置,卻可以借他的布置來破他的布置。”

        眾人都是不解。

        樵夫圣人道:“昊天尊之所以要結出三十五重道繭,是因為他的肉身破敗,他的元神被封在神識大羅天中,肉身無法駕馭如此龐大的法力,而且他的法力也破敗不堪,大道道紋也零零碎碎。”

        眾人靜靜地聽著,不過樵夫卻頓了頓,仔細想著措辭,眾人等得心焦,這才繼續道:“因此破他的布置最簡單的辦法,便是將他送出體外的大道道繭,送回他的體內!”

        眾人心神大震,個個瞠目結舌,蠶女嘆道:“砍柴的天師,這世上有你殺不了的人嗎?”

        “有!”

        樵夫圣人肅然道:“昊天尊也是其中之一。他盡管受到重創,但是能否利用這個辦法殺死他,我也沒有十足把握。他的體內已經積蓄了很大一部分能量,倘若支撐下來,那么死的就是我們。倘若他支撐不下來……”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看向席天君和赤帝齊暇瑜,道:“兩位道友,你們一起嗎?”

        席天君遲疑片刻,看向赤帝齊暇瑜。

        齊暇瑜面無表情,道:“圣人盡管做,我們自有打算。”

        席天君遲疑,猛地咬牙,嘿嘿笑道:“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聞雞賊,你盡管出手!”

        樵夫圣人從腰間取下一個饕餮袋,從饕餮袋里掏出兩個幅字畫,道:“當年開皇與玄都、幽都的關系還很好的時候,我跟隨開皇前往玄都幽都做客,天公和土伯知道我喜歡附庸風雅,于是各自提筆寫字贈給我。”

        他展開字畫,字畫上是天公和土伯的筆跡,寫的是神文與魔文,繼續道:“這兩幅字畫我一直沒用,后來我收了個不成器的弟子,開創出招魂塑魂的法術,借的是天公土伯的力量。我便想,或許我也可以在他的基礎上開創一門法術神通,把別人攻向我的神通還原,塞回那人體內……”

        在場所有人不禁毛骨悚然。 (梨樹文學http://www.cw626.com)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宅豬的小說牧神記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牧神記最新章節牧神記全文閱讀牧神記5200牧神記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宅豬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梨樹文學
    操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