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by id="khymy"></ruby>
    <rp id="khymy"></rp>
      <rp id="khymy"></rp>

    1. 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惡魔囚籠 第九十三章 轉移注意力

      本章節來自于 惡魔囚籠 http://www.cw626.com/138/138141/
          巨大城市。

          驅逐‘惡意之風’的街道上。

          無法無天、漢斯、柯爾和‘孤僻者’萊文分頭搜索著。

          可惜除了確認秦然、含羞草是從這里突然離開的外,剩下的,一丁點兒線索都沒有。

          重新返回十字路口的四人對視了一眼,轉身向著豐收酒館走去。

          他們希望其他人能夠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而一雙雙眼睛隨著無法無天等人的離去變得閃爍起來。

          接著,一個個隱匿在了黑暗中。

          雖然他們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但是這里之前爆發出的氣息,卻足以讓所有人注意到這里。

          畢竟,一方的氣息是屬于那位‘炎之君王’的。

          至于另外一股氣息?

          大部分人是疑惑的。

          少部分人是玩味的。

          只有極少數幾人是知情的。

          而‘鑄劍師’艾斯利得則是介乎于之間的人物。

          他知道一點,但卻不太多。

          所以,他來找他的好友了。

          在巨大城市曾經的邊緣,此刻的荒蕪之地中,‘鑄劍師’迅速的穿梭著,在來到一處好像是爛尾樓般的建筑時,他停下了腳步。

          周圍到處是灰塵、碎石,風一吹,就是漫天的塵土。

          哪怕是24小時不停運轉的機器人,都很難將這里打掃干凈。

          因為,這些灰塵、碎石都來自周圍的爛尾樓。

          艾斯利得邁步而入。

          立刻,他能夠感知到地面微微一顫。

          周圍的建筑就如同是呼吸一般,開始了一脹一縮。

          無數的灰塵、碎石從這些爛尾樓般的建筑上掉了下來,剎那間,就鋪滿了一地。

          恰巧的是,風在這個時候吹了起來。

          艾斯利得被吹了滿頭滿臉的灰塵。

          “呸、呸呸。”

          “不動!”

          “你就是這樣招呼好朋友的嗎?”

          “別忘了,你還欠我1024積分。”

          很清楚這是怎么回事的艾斯利得當即沖著周圍大吼道。

          他知道好友在附近閉關。

          但是究竟在哪,他也不清楚。

          隨著艾斯利得的大吼,風馬上就停了,遠處傳來‘吱呀’一聲。

          一個穿著僧袍,被系統遮掩面容的人走了出來。

          “我已經還了你了!”

          對方聲音清澈,好似山澗泉水叮咚,又如密林飛鳥而鳴,哪怕語氣中滿是無奈,卻依舊讓人難以忘懷。

          而在話語聲落下的剎那,對方邁出一步,僅僅就是一步,但卻是跨越了千米之遠,就這么出現在了‘鑄劍師’艾斯利得的面前。

          “好久不見了,艾斯利得。”

          對方說道。

          哪怕是看不清楚容貌,但艾斯利得知道好友這是在笑。

          至于為什么在笑?

          艾斯利得也很清楚。

          絕對不是因為見到他,單純的高興。

          “有意思嗎?”

          “每次都要這樣?”

          艾斯利得邊拍打著身上的塵土,邊翻著白眼說道。

          “每一次的相見,都是一次新的開始。”

          “而每一次的開始,就是……”

          “停!”

          “別說了!”

          “你是假和尚啊!又不是真和尚!”

          “而且,真和尚也不會像你一樣煩人!”

          艾斯利得連連擺手,讓不動停下,然后,不給不動再次開口的機會,徑直的說道:“女瘋子二號找你有事!”

          “是因為剛剛的氣息?”

          “很抱歉。”

          “我幫不上忙。”

          不動指了指剛剛爆發出‘惡意’氣息的方向,十分干脆的搖了搖頭。

          “需要我原話轉達嗎?”

          艾斯利得一挑眉。

          不動沉默了。

          “可以委婉一點嗎?”

          大約三四秒后,不動試探的問道。

          “你說呢?”

          艾斯利得反問道。

          “你知道的。”

          “我和那個家伙有契約,但是我又欠了瑞秋的人情。”

          “所以,我只能夠兩不相幫。”

          不動苦笑著。

          “果然,你也是這樣。”

          “這一切都是那混蛋家伙的布局!”

          “他希望看到眼前的局面!”

          艾斯利得沉聲說道。

          “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當時的我們,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或者說……我們從沒有想到一個家伙在剛剛接觸到這里后,就已經想到了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么,從而一一布局,所以,我們現在是無能為力的。”

          不動的苦笑聲又濃了一分。

          好友的苦笑,讓艾斯利得低聲咒罵起來。

          各種不堪入耳的俚語脫口而出。

          不動沒有阻止。

          因為,他也想這么做。

          可惜的是,契約讓他根本做不到。

          “反噬大嗎?”

          突然,艾斯利得問道。

          “一開始挺疼的,后來習慣了。”

          “放心吧!”

          “僅僅是一張契約,束縛得了我一時,束縛不了我一世。”

          不動緩緩的說道。

          “自己小心點,有情況隨時告訴我。”

          艾斯利得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告辭離開了。

          不動目送著好友離去,轉身回到了矮小憋仄的房間內。

          他看著那幅端坐虛空三頭六臂,瞠目怒賁的明王畫像,緩緩坐下。

          然后

          噗!

          一口鮮血就這么的噴出。

          端坐在那的不動,立刻癱軟在地。

          “反噬?”

          “呵。”

          癱軟在那的不動毫不在意的輕笑了一聲,姿態更加的自在、放松。

          可與不動的自在、放松相比較,豐收酒館內的眾人卻是目帶凝重,氣氛壓抑。

          和無法無天四人一行一樣。

          拉蒙特、犀牛、‘煉金士’勒梅和新加入的布萊爾、蓋爾文、‘醫生’德爾德爾、j.佩雷爾曼都沒有任何的收獲。

          “我詢問了我認識的所有人,沒有人知道那股氣息來自哪里。”

          布萊爾坐在那里一攤手道。

          “很正常。”

          “你周圍的人不可能認識那股氣息。”

          ‘孤僻者’萊文罕見的開口了。

          “你的意思是說……”

          不是傻瓜的布萊爾馬上反應過來。

          “除去最早的一批,且擁有相當實力的人之外,恐怕沒有人會知道那股氣息。”

          “在‘魔女之災’前,這股氣息曾經出現過。”

          “當時,只要少數幾人感知到。”

          “不過,大部分人都不在意,因為,當時的那股氣息很弱。”

          “接著……”

          “‘魔女之災’爆發,所有人都被那個瘋女人所吸引,很多人都忘了這股氣息,但一些人卻銘記著這一切。”

          “他們認為‘魔女之災’的出現和這股氣息有關聯!”

          “甚至認為‘魔女’之所以性情大變,就是因為接觸了這股氣息!”

          無法無天開口了。

          面對著眼前的伙伴,無法無天沒有隱瞞。

          而聽到這樣的密文,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因為,他們想到了秦然。

          秦然和‘魔女’實在是太像了。

          同樣的強大。

          同樣的殺戮。

          “那2567會不會……”

          柯爾的聲音中滿是擔憂。

          “不會的!”

          “2567不會成為那個瘋女人的!”

          無法無天擲地有聲的說道。

          可話是這樣說,無法無天眼中的擔憂卻是顯而易見的,而這讓無法無天的呼吸開始急促,眼中冒起了陣陣瘋狂。

          啪!

          就在瘋狂之色要徹底顯露的時候,瑞秋不知何時出現,一巴掌拍在了無法無天的后腦勺上。

          “胡思亂想的家伙!”

          “不要誤導他人!”

          酒館老板娘沒好氣的說道。

          這樣的話語,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無法無天更是捂著后腦勺,盯著酒館老板娘,被系統遮掩的面容上滿是急切。

          “你們一定要搞清楚一點:‘魔女之災’和這股氣息有一點關系,但不是這股氣息造成了‘魔女之災’!”

          “‘魔女’和2567完全不一樣的。”

          “那個瘋女人完全是肆意妄為。”

          “2567可是懂得克制與底線。”

          “即使是同樣的力量,2567也不會屠戮其他人,除非……有不長眼的家伙惹到他了。”

          酒館老板娘淡淡的說道。

          “可是……”

          “可是什么?”

          “你個傻子!”

          “謠言和真相都分不清楚。”

          酒館老板娘沒好氣的說道。

          “謠言?”

          無法無天和周圍的人,都是一愣。

          “對啊,謠言。”

          “某個混蛋家伙為了自己的計劃,更加的安全。”

          “早就處心積慮的布置了相當多的手筆。”

          “這個,也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

          酒館老板娘點了點頭。

          “某個混蛋家伙?”

          “掮客?!”

          “我一定要找出那個混蛋來!”

          無法無天咬牙切齒的說出了那個名字。

          “行了、行了。”

          “他現在徹底的躲到了暗處,連‘吳’都找不到他的蹤跡。”

          “你與其關注他,不如關注一下那股特殊的氣息。”

          “只需要關注那股氣息本身,說不定你們會有意外的發現。”

          酒館老板娘說著,就不在理會無法無天等人,轉身走進了小廳。

          小廳中,吳雙膝跪倒在毯子上。

          在她的面前,十二件傳說級別的道具圍繞著一顆水晶球。

          金色的光輝將水晶球也染成了金色的。

          而且,這樣的金色還在不斷的流淌著,就好似一條小溪圍繞著吳而旋轉,最終,化作了一片晶瑩,飛散開來。

          咔、咔咔!

          十二件傳說級別的道具紛紛腐朽、蹦碎。

          就連吳的水晶球上都出現了一道裂紋。

          對此,吳毫不在意,抬手拿出一柄匕首就向著自己的手腕割去。

          不過,并沒有鮮血流出。

          匕首,被瑞秋搶了過去。

          “你瘋了?!”

          “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酒館老板娘低聲喝問道。

          “知道。”

          “烏鴉有危險。”

          “我要去幫他。”

          吳很平靜的說道。

          “所以,你準備一命換一命?”

          酒館老板娘冷哼道。

          吳沒有反駁,很明顯,她就是這么打算的。

          “你覺得有意義嗎?”

          “或者說……”

          “你真的以為這是在幫2567?”

          “我敢保證,你現在這么做了,雖然會讓2567更容易的度過眼前的難關,但是最后卻會讓2567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酒館老板娘加重了發音。

          吳抬起了頭,雙眼炯炯的看著酒館老板娘。

          “你在騙我!”

          “這只是你的緩兵之計!”

          “你想要……”

          “我想要什么?”

          “你的天賦,你的稱號,足以知道一些隱秘,如果你不愿意相信我的話,你可以馬上占卜一個叫做‘掮客’的混蛋。”

          “看到占卜的結果,你就知道了。”

          酒館老板娘抱著手臂退后了一步,一副任由吳的模樣。

          吳愣了一下后,就掏出了十二張卡牌。

          按照三行擺放,由下到上,第一行五張,第二行四張,第三行三張。

          她迅速的抽出了最上一行,中間的卡牌。

          一個手握尖刀,戴著面具的人,正盯著天空中金色的烏鴉。

          然后,她抽出了第二行第一張卡牌。

          金色的烏鴉依舊光耀無比,戴著面具的人手中的匕首斷裂了,可他卻在鼓動著周圍的人。

          吳雙眼一瞇。

          她再次抬手抽出了最下方五張卡牌中間的那張。

          這張卡牌上,金色的烏鴉消失了,那個戴著面具的人站到了高臺上,享受著愚蠢之人的歡呼。

          在看到這張卡牌的瞬間,吳就攥緊了拳頭。

          “‘掮客’!”

          冰冷的聲音從吳的牙縫中擠了出來。

          看到好友的這副模樣,酒館老板娘松了口氣。

          堵不如疏!

          在發現好友的癡戀無可救藥后,酒館老板娘改變了以往的方針。

          既然好友將2567當做了烏鴉,那么就把2567當成烏鴉吧。

          好友想要幫2567,那就去幫。

          但,只能是在范圍內。

          絕對不能超出這個范圍。

          例如:這種跨越了副本的幫助。

          真的會要命的!

          至于對上‘掮客’?

          他們早就和對方對上了。

          關系更是生死仇敵。

          這個時候,再給對方甩一鍋,又有什么不對?

          “明白了吧?”

          “副本世界中,2567的實力能夠搞定一切。”

          “但是,就如同當初的烏鴉被來自陰影中的匕首襲擊一樣,2567也面對著這樣的局面!”

          “而你所要做的就是,幫助2567看到陰影中的匕首。”

          酒館老板娘說道。

          “嗯。”

          吳點了點頭,深吸了口氣,袍袖一抖。

          兩根白色的蠟燭出現在面前。

          蠟燭焰苗泛著不詳的青綠色。

          然后,一個稻草人出現在了吳的手中。

          “你、你想做什么?”

          酒館老板娘愣愣的問道。

          “幫烏鴉收一點利息。”

          吳輕聲說著,將稻草人放在了兩個蠟燭中間,然后從袖子中掏出一根狼牙棒,對準稻草人狠狠的砸了下去。

          轟!

          ……

          登記者,佐爾,做為‘掮客’最忠誠的下屬,在此刻最為關鍵的時刻,自然守在‘掮客’的身邊。

          “希望一切順利!”

          看著昏睡中的‘掮客’,佐爾默默的祈禱著。

          然后,這位登記者就猛地發現自己的大人全身一陣抽搐。

          鮮血從鼻孔、嘴角淌出。

          佐爾急忙打開營養餐,連連擦拭。

          可等到他擦完后,又發現自己的大人全身青腫。

          “這、這是怎么了?”

          佐爾心底焦急萬分。

          ……

          葉之餐館,地下密室內,秦然面色平靜,一一認真擦拭了自己的戰利品后,他掏出了【賢者之石】的核心。

          看著那璀璨的光輝。

          秦然深吸了口氣,道

          “開啟等價交換!”d (梨樹文學http://www.cw626.com)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頹廢龍的小說惡魔囚籠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惡魔囚籠最新章節惡魔囚籠全文閱讀惡魔囚籠5200惡魔囚籠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頹廢龍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梨樹文學
      操逼图